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罗马发源地你最美好的记忆,都在温州这座城市里…-鹿城旅游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6-22 分类:全部文章

你最美好的记忆,都在温州这座城市里…-鹿城旅游
这是一个适合回忆的季节
回忆自己在温州这座城市的美好
记忆中的温州城

在车上,晃眼过去,看到来福门的路牌?你们知道来福门吗?现在的华侨大酒店边上的小巷子,二十几年前是一个鞋子批发零售市场,妈妈的店就开那儿,而我家就住附近。
小时候,我的世界就是家与店两点一线,每天在柜台前数数一排有几双鞋,然后回家就倒在院子地上和隔壁的小男孩打纸板。

那时,6岁的我,以为温州就是全世界。
而20年后,我的朋友圈满是各地的定位,护照戳满各国的印章,才发现温州只是世界地图定不到位置的一角。现在谈论着温州那些很无聊的地方,却是我儿时哭求着爸妈,吵着闹着要去的地方。
乡情仿佛听起来是很俗套的词,但对于离家的我们来说,却是埋藏在心里,最为之动容的角落。乡情是那些无法忘怀的记忆嘟嘟牛,回忆起的时候会傻笑,会热泪,会想念海德勒。

就像我小时候最期盼的六一儿童节,没有人会拒绝带你去中山公园玩,骑小白马,开小火车,双手插腰拍“游客照”…
公园里临武天气预报,有人非常有节奏地敲打木箱53719,极厚的棉被下,藏着的是冰条。五毛一根,就是糖水冻住,罗马发源地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好吃。

小店里的录音机,外放着温州童谣。“麦麦,你森阿尼…”奶奶带着小孙女经过都会不自觉地跟上两句。
忘不掉的家乡味

通常玩累了,就会就近带去吃县前头汤圆,一碗5颗,麻心,撒点桂花大奥女将军,潘南奎一般可爱的小孩都会把汤吃成黑的,而我就是。
准备回家了还要去买温州大酒家的大肉包、实心包、马蹄松第二天当早饭,我只记得肉包有我脸那么大。
当时温州大酒家在五马街的尽头,穿过一整条街才会看到五匹马,拦街福的时候五马街就会被堵得水泄不通。
第一次轮渡江心屿的时候,还以为出了海。孤岛上的冰橄榄含嘴里能含一路,那幅“云朝潮,潮长涨”的对联当时听得我抓耳挠腮。
当时奶奶家就住在朔门德立教育,夏天傍晚,古街两侧,奶奶们都会搬出小竹椅,扇着蒲扇谈论着哪个菜场的菜又新鲜又便宜。
当我听得打瞌睡时,“嘟嘟嘟…”爷爷敲打着竹筒,叫卖着馄饨。我一定会去捧场,当然钱是奶奶出,馄饨冒着热气儿的馄饨,馅儿裹得超扎实。
在奶奶家过大年夜的时候,一定要买一个超大的红色气球挂起来,然后看着它一天天干瘪,就会觉得年过完了。哥哥姐姐会带我去帆影广场放烟花,噼里啪啦好多人,我是那种怕鞭炮的小孩,只能挥挥仙女棒。
上小学的时候被送去了少年宫学习,我当时喜欢画画,可是天赋有限,现在的画画水平跟那时候没差。放学了一定要吃九山湖冰激凌,两个球,一路舔回家。
而爸爸就喜欢旁边那个猪油膏,煎得双面微焦,撒上砂糖,包着竹叶,焦香软糯,他很爱吃。
他爱吃的东西还很多,是个老温州,比如糯米饭,每天醒来的时候,家里总是会有楼下提上来的糯米饭和豆浆钱峰雷。
还有矮人松糕、长人馄饨、猪脏粉、锅贴、鱼饼、鸭舌、灯盏糕、炒粉干等等,这些都是无法被忘怀的味道。
上初中的时候,我们迷恋了KTV,每天倒在嘉乐迪重生唐婉,用不完的欢唱券,总觉得拿起麦自己就是明星。

上高中的时候,我们又爱上了酒吧,U-Party,PoP, 回家后,一身酒气的我,总会被妈妈头骂烂唱脸谱歌词。

原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——让·平(温州华裔)
后来大学的时候,别人说起温州人一定逃不开这样的反映,温州话叽里呱啦在讲啥,温州的商人很赞,甚至还有不久前温州人竞选非洲总统的新闻内经图,也是一时间火爆了网络。
也常常听到这样的话:“你一定是温州人”是的,温州人与生俱来独有的气质,我很喜欢。温州,生我养我伴我长大的地方。
(来源:温州深活方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