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网王越前龙马在立海大你是不是也想当一个这样的闲人?-惠通学子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8-10-24 分类:全部文章

你是不是也想当一个这样的闲人?-惠通学子

◆◆◆
文 |苏斐儿
大学的时候周围的同学常常会觉得我是一个很“闲”的人。比如说,在期末考试将近大家焦头烂额地准备时,我却放着音乐,泡着水果茶,一个人画一晚上的画。
再比如,明明寝室最终不属于我剑傲九天,自己很快就会搬走,我仍要买一堆东西,花一堆时间来让寝室看起来所谓的美一些。每每这种时候,他们都会说:“你真的很闲啊。”?
?但其实,我至今仍不明白,真正的“闲”究竟是种怎样的状态。
在他们眼里,我似乎是用着紧要的时间干着无关紧要的事情。说到底,他们是认为我所做的那些事是不值得的。
但是衡量值得的那一根标杆却也是因人而异的呀。?
拿画画那件事来说吧。与兵荒马乱的期末复习的画面相比陈维龄,一首歌,一壶茶,臧健和几根线条,一幅画确实与之格格不入。但24小时并不都是晚上,闲暇背后的忙碌与紧迫却好像如此没有存在感。

他们大概忘了,我也会在早上早早起床去图书馆占座看书,也会在午饭时早早吃完稍作遛达后又埋入复习中。正因为有紧张与忙碌,我才需要做一些真正属于自己的事情。
我喜欢画画,喜欢笔与纸摩擦产生的线条与轮廓;喜欢伴随时间滴答而跑成的神奇图形。我始终觉得线条和色彩是可以治愈人的。
当我用心描绘出我心中的世界,现实的辛苦与苦闷早就烟消云散了。
用一晚上的闲暇来换取内心的安宁与第二天的希望,这难道不值得?或许你仍会说唐蕊,如果我放弃这一晚上的“挥霍”,白天我就不需要早早起床,草草吃饭。但是呀,对我来说,线条勾勒带给我的满足感远大于一顿饭与一小时的睡眠。
说到底,这所谓的“闲”暴走无双,不过是时间的压缩与取舍脱毒舒。
我乐意在别的事情上提高效率网王越前龙马在立海大,而为心水的东西投入更多。这中间不能有太多的计较,只有乐意和不乐意不小心祸大了。


有时候我觉的自己是有强迫症的。有强迫症的人是痛苦的,但有时候也是幸福的。因为他们通常更愿意听从自己的内心密山信息网,就是所谓的走心。
不久前,我觉得寝室太过于单调。苍白的墙壁与木讷的柜子总是让我觉得莫名的压抑。
我想,也许空荡荡的桌上放上那么些红的玫瑰绿的多肉多好,也许没生气的墙上贴上些明亮的东西多好。
我是多不甘心这些只是也许啊,于是我消失了一个下午,走访了几家花店,挑选了几朵红玫瑰与康乃馨。又挑选了一盆多肉。然后把瘦长的玻璃杯缠上丝带,打上蝴蝶结,做成了一只独一无二的花瓶。
接着把鲜花插入花瓶,突然间我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。摆好盆栽和鲜花,原本空荡荡的桌子顿时因为这两个美丽的天使变的生动无比。然后我又从文具店买来彩色折纸,折成一朵朵玫瑰花,用胶水粘到墙上。
忙完所有,这些温暖的色彩就这样在我的眼中静静流淌,就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通过我的眼睛,慢慢流入心里,然后对这个小小的空间有了无比强烈的归属感。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这话一点也不假。
没多久,室友回来了,他们看到我一下午的成果,十分不解地感慨:“你真的是太闲了!”但不知为何,听着她们这样的评价,我反而更加觉得半天的忙碌是如此的值得。?
很多时候,人们总会用一种很从众的心态去构筑自己心中的那一根标杆,然后再以很自我的心态去评价别人的那一根标杆。?但你别忘了蔡沛然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掂量,谁说我就是错的呢?


在大学认识一个小姐姐,我一度认为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
当我夹着人字拖从寝室走到小卖部买夜宵时,她总是大汗淋漓的刚夜跑回来。当我暑假喝着冷饮吹着空调在床上躺尸时,她在朋友圈上直播着她新学的吉他曲。
当我还在学校忙着应付课程时,她一个人在偌大的上海租了房子开始了无偿实习。当我一个人无聊地煲剧刷淘宝时,她只身一人去遥远陌生的俄罗斯溜达了一圈。
当时的我也很纳闷,为什么她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尝试新鲜的事物,为什么会有那么闲?
但仔细一想,却也是很明白的。这也不过是一个权衡的结果。也许对于她来说,汗水滑落的快感比一顿夜宵的满足感更加美好。指尖迸发出音乐的奇妙比躺尸的空虚感更加实在。
我记得在某个聚会上,一个个喝酒就爱吐露真言的学长说:在大城市奋斗的激情比在学校瞎混的无为更加真实。?
他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瞬间就拽回了当时正在出神的我,我没有接他的话瀚海星云,因为正为大学菜鸟的我以什么样的立场搭话,都略显青涩。
有时候也会听到一些声音说,这些新鲜的事物也没有多么地吸引人。那也只不过是挥霍时间的一种罢了,对实际的生活帮不上什么实质性的大忙我是法医,不过就是太闲罢了。
但我后来遇到她,她说起自己去俄罗斯的经历。
真的,我既羡慕又佩服她。她一路上遇到太多从未想过的事情,却也学到了很多。比如独自一人去俄罗斯,很多回的飞机转机,这让她不得不了解清楚登机、安检等一些列流程所需要的时间,学会精准地计算出两趟飞机之间所必须空余的时间。
后来她去上海一家有名的外企实习,她很是得意地说,自己最得心应手的事就是给老总预定机票,计划出行,而老总也觉得她是一个很能干的人。
很多时候,我们真的不能为对方所作出的事情冠上“闲”的称号,更不能仅用自己所谓的值得去评判别人。


因为值得,所以并不一定非要用实际的获得来表示。
所谓的“闲事”,也许只是别人的一份小心翼翼保护的梦想,也许只是别人的一个热血滚烫的爱好,也许只是别人的一场与生活诗意化的恋爱,也许只是别人的一趟诗与远方的旅行。
那些不经意间的“闲事”,看似与当时的生活毫无关系,不会产生即时的所谓的“价值”,但所有的事情都会有它存在的意义。终会有那么一天,或者那么一刹那,你会获得一份不一样的惊喜。
正因为每个人都不同种类的“闲事”,才有了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不一样的别人。?
太多我们嗤之以鼻的“轻”,都是别人无法替代的“重”。
那就认真做一个只属于自己的“闲人”吧。毕竟“闲人”都任性,都走心。带心去这个世界走走,没什么不好的。
*作者:苏斐儿,她是从小喜欢文字的怪力少女,是钢琴十级的文艺女孩,是大四在读的萌妹子想和你分享萌暖的成长生活。新浪微博:@我是苏斐儿,公众号:时光之间(shiguangzhijian31)。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#今日话题#
父母应该给孩子买房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