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红雨随心翻作浪你对山海一无所知——2018崂山100越野赛记(25公里)-猫女王的城堡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4-09-13 分类:全部文章

你对山海一无所知——2018崂山100越野赛记(25公里)-猫女王的城堡

也许,每一个男人年少时,都曾幻想过仗剑行走于江湖,亦或者执戟逐鹿于山海,年轻人的心啊,总是像眼里的忧郁那么大。在跳票上一届比赛之后,2018年第一次站到了崂山100国际山地越野挑战赛的跑道上,对于常年混迹于路跑的自己来说,这越野赛处女秀似乎没有太多的难度,6个半小时的关门时间,显得十分充裕。然而,仅仅数小时后,整个人都不太美妙了,大山用沉默不言的力道,狠狠的教我做人。对于山海,我真的是一无所知。
1
旅行的起点(大河东客服中心-南天门,爬升高度近600m)。赛道前4公里,从大河东客服中心出发,沿着崂山旅游景区专用路一直跑到流清河村东阳哄。经过某段山坡时,向下眺望,成排的房屋沿海湾线而建,高低错落,色彩各异,海风吹来,颇有一种北欧峡湾的感觉。从流清河村开始正式上山,也宣告了一段艰苦岁月的到来。自此之后,除CP1补给前后以及赛道末端外,在也没能逃出过森林的“魔爪”。
初次上山,倍感艰难。接近600米的垂直爬升高度,密不透光的闷热树林,心率瞬间蹭蹭上窜,成群的血液涌进脑袋,像带上了紧箍咒一样胀的生疼,一瞬间汗如雨下。看着地面上那些无忧无虑的7厘米左右的黑色长虫人妖杀千刀,心下凄苦啊。究竟是什么让自己放下大好的周末时光,屁颠屁颠的跑到300公里外的山林里来一场自我放逐呢?一声叹息像素地下城2,还是继续前行吧。
事实证明,25公里的参赛运动员大部分都是生手,上山后不久,跑山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走山。抬头仰望,成群结队的人在林石间艰难的爬行,想要提速超越是很困难的事情。爬到中段,身体逐渐适应了山的呼吸,步伐开始一点点加快,有节奏的在山石间攀越。第一段路程,大山毫不留情的赏了我一个下马威,大腿隐隐作痛陈笠笠,耗费一个半小时才抵达最高点南天门。长长的喘上一口山顶的空气,里面夹杂着迷人的黄瓜清香。对于接下来的比赛,丝毫不敢怠慢,喝完最后一滴水,提了提裤子,一路向山下出发。
2
你好,UTMB(南天门右拐-八水河景区-补给站)。相较于第一段爬山的煎熬与挫败感,下山的时候,我仿佛重拾了信心。在身后一堆催促快跑、借过的声浪中,自己也跟风快速的跑了起来。下坡的路程明显轻松许多,路况以巨大的山石和泥土小路为主林兆明,偶尔穿插一些横卧的树干和交缠不清的树根。因比赛前天下过雨的原因,部分路段还是湿漉漉的,额外增加了路程的美感。在快速下降的过程中,控制好中心,找准支撑点,平衡好速度与重力,让两脚在山石间跳跃、缓冲,在下降,偶尔借助于树枝的拉扯力,完美着地。这让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体验到越野的快感,脑海里不自觉的联想起《BORN TO RUN》里所描写的塔拉乌马拉人,他们在山谷里、悬崖上的跑步,矫健、轻盈,就像是触摸大地一样轻柔自然。有那么一瞬间,整个人都恍惚了,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下坡的天才,UTMB似乎都触手可及。
这一段后半程时空掌控者,缺水的问题开始变的严重起来。饥饿与疲累如约而至,整个人开始失去专注度命运强手,期间滑倒过一次冰果第二季。路遇两潭野生泉水,将魔术头巾在湖里浸湿,润润嘴唇,然后捂在脖颈处。目力所及,补给点遥遥无期,而心却早已开始无限憧憬起传说中的西瓜和可乐。路过最后一片泥土路,拐过弯便到了崂山景区,膝盖在石板上嘎嘣作响,看着路边大妈用山泉水浸泡的啤酒和可乐,两眼放光。
好在出了景区就是补给点,补给十分丰盛,一口气干掉六块西瓜,四个包子,顺便遥想一下冠军种子选手子非鱼现在走到了哪里。这11公里的距离,硬生生跑了三个多小时,已经开始有选手退赛了。稍作停顿,等一下朋友,将可乐瓶和水杯灌满,继续出发,已经没有太多奢想,只希望能赶在关门之前完赛。冯溪
3
在青春过处,遥望天际(海边木栈道-蝈蝈笼顶)撒哈拉奇兵。出补给点后,沿木栈道一路小跑,脚下是宽广的海水,左手是盘旋的公路,蓝天、碧海、满眼的青山,即使在青岛呆了五年,这样的美景还是会一次次刺激我的情绪,生活最美好的享受,莫过于此了吧。接近太清宫广场的时候大果榆,25公里第三第四名便已经到达了终点拍狮网,用时三个小时多一点,这是何种凶悍的力量,看看敞着大门的防火通道,我暗自感慨,然后咬牙往坡上冲去。

这一段前半程十分惬意,路面平坦湿润,道路两边伸展着一簇簇的高草和笔直生长的高大树木,偶尔经过滑坡以及悬空在山体上的铁栈道。大家默不作声,十几个人默契前行。有一个定居青岛的广州大哥,一直在前面带着我跑,并各种嘱咐应注意的危险。有人退赛了,往回走时,强烈要求把自己的能量胶给我,被我婉言谢绝了,比赛后半段翻身的日子,身体连水都很难喝进去了。
出了防火通道,在一个小型平台上略作歇息后,右拐上山河池高中吧,海拔陡然上升到200米,路面多大角度斜坡,伴有小碎石,每一次的攀登都充满了危险和挑战,就像是当年从十八盘往下走时一样。只是路边那些不认识的小花,自顾自的在山海间摇曳,粉色的花絮随风飘荡。艰难爬升到山顶时,赫然发现坏蛋内传,毕业时跟同学一起逃票到崂山,走的就是这一条路,看来,有些债,需要用身体偿还。
4
终章(八仙墩-试金石湾-太清宫停车场)。故事的最后,永远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。肉体的挣扎,意志的崩溃,就像下山时那些胡乱翻飞的小碎石一样,四处乱溅。裸露的阳光烤在每一处肌肤上红雨随心翻作浪,急促前行的脚步激起层层灰土,浑身面目全非。在不知道穿过多少枝叶横飞的树林后,原本迷失的队伍,又自动汇集到了一起,大家亦步亦趋,艰难的跋涉着。在试金石湾的一处高点,如果从更远的远方望向这里,在海水的上方,一群色彩鲜艳的人,从山顶下降,之字形穿行于宽阔高大的绿色草丛,路过被藤蔓包裹的废旧房屋,我们看起来应该有点《指环王》里的味道。
经过鹅软石海滩洪天云,跨上最后一道山地坡道的那一刻,整个人已经彻彻底底的完蛋了,在志愿者一遍遍只剩四公里就到终点的魔咒里,无数次的停下脚步,用双手撑住膝盖辣手回春,脑袋里想到的都是那些三小时完赛的不正常人类。看似简单的完赛,里面原来藏着这么丰富难熬的内容。自此以后,无论是青山村还是最后的盘山公路以及老子路,一路溜溜达达的走了下来,全程6小时完赛。
待坐车回到大河东起点,两碗玉米糊、五六块西瓜、一张卷饼、一碗泡面下肚,整个人才算活了过来。抬头看向群山,我对那些山海真的是一无所知,而此时,心里充满着敬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