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红谷皮具加盟你已回到了现实世界,请醒醒。-科幻故事空间站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8-04-22 分类:全部文章

你已回到了现实世界,请醒醒。-科幻故事空间站

预见(五)
文/贾煜
(六)虚拟环境
“场景一:乃普莫山。
场景二:加瓦部落。
场景三:廖家大宅。
场景四:泛彝族区。
场景五:北纬30度。
场景六:文明遗址。
场景七:隔离地带。琴葛蕾
场景八:……”
程序员正在推进虚拟环境中的场景。
“停!”观察员突然按住他的手,“快终止场景六。廖医生的指标显示,他的心理承受力已在临界值,必须马上终止!”
程序员慌忙按了结束键胡蝶戴笠,观察员飞奔进入虚拟房间,取下戴在廖医生头上的“大脑帽”。医护人员随后赶到,掰开廖医生的眼睛、嘴巴进行了详细检查,再观察他的心律,松了口气。一切还算正常。
很快,廖医生睁开了眼,望着白得晃眼的天花板,发愣。
“廖医生!廖医生!”观察员唤着他,“你已回到了现实世界,请醒醒。”
廖医生的脸部抽搐了一下,朝身旁看了看,与他并排睡着的,是廖教授。
“其他人呢红谷皮具加盟?”廖医生微张开嘴,虚弱地问。
观察员尴尬地笑笑:“这次进入虚拟环境的,只有你和廖教授,至于阿衣金洛、秦昊、崔导游、毕摩等其他人,都是虚拟人物。”
“阿衣金洛也是……虚拟人……”廖医生痛苦地闭上眼,此时,整场虚拟经历从他脑中闪过,他才知道,为什么自己会无缘无故去荒山,为什么紧急情况下包里会多出一把手枪,为什么会在廖家大宅发现半残的面具,为什么会和阿衣金洛再次相聚,去寻找七个文字的秘密……原来这一切,不过是“虚拟环境”的程序所设定……一颗眼泪从他眼角滑落。
观察员趁机向医护人员打了个手势。
医护人员回过神,解开廖医生躺着的移动床。观察员在她背后悄声说了一句:“他需要一个心理辅导师。”
医护人员点点头,将廖医生推出了虚拟房间。
观察员回到程序员身边:“下次挑选自愿者,我们还得注意性格分类,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同一种虚拟环境警花皇妃。”
程序员应了一声,另一旁的记录员将电子报告交到观察员手上。只见报告上写着:“第76次测试因自愿者心理不适而终止,但测试表明,第七代‘环境虚拟’器有突破性进展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使用者身临其境,完全融入其中,没有了“环境”之外的意识;二是使用者可以在“环境”中任意切换地点,并能从当前“环境”自由选择是否进入下一个“环境”,实现了“境中境”的操控;三是除了设定的固定“环境”,使用者还可以主导“环境”中的故事发展和走向妖孽丹神,这极大提升了“环境”使用的自主性和趣味性;四是“环境”增设的虚拟人物,足以以假乱真,使用者在与其互动中,可能产生真感情,这就更增加了“环境”的真实性;五是对于现存的未解之谜,“环境”能引发使用者在体验中去思考与探索,这一过程的模拟,为现实中的考古研究提供了示范,可供学者们参考借鉴。”
“这最后一条,删掉。”观察员将电子报告还给记录员,“虚拟环境毕竟是虚拟的,考古研究不可能建立在虚拟之上,它必须极为严谨。”
记录员反驳道:“虽说是虚拟环境,可我们动用了大量的采集员采集现实信息,完全是按照现实中的一草一木来模拟环境,可说虚拟的真实性达到了90%以上,若是做考古研究,学者们在虚拟环境中是绝对可实践的,其研究结果也绝对接近于现实……”
“没那么多绝对。”观察员做了个暂停的手势,阻断记录员继续往下说。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换了个话题:“我觉得新一代‘虚拟环境’器,最明显的进步是,它可以诱导使用者延期使用机器,这是之前的‘虚拟环境’器不具备的功能穷丫头富千金,算是一大商机。像这个廖医生选择的环境,以‘虚拟文明’为主题,若不是虚拟的人和事步步引导,他就不会有兴趣进入下一个场景,不会陷入爱情、亲情和友情交结的漩涡,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参与感,可以反过来影响虚拟人。这种互动式的虚拟环境,如果发展为智能虚拟环境,也就是使用者在经历虚拟时,能够自主编写下一步程序,或是由环境根据情况自动生成下一步程序,实现完全智能化,那么它将带给我们智能社会一个跳跃式的发展,让人类提前进入到下一个智能文明河珠熙!”
“那到时候梁以全,我就又得失业了。”程序员补上一句。
观察员笑了笑:“到时候你就可以做观察员了。”
正说着,门口的监控视频显示有车停泊,记录员看了一眼:“采集员们回来了,这次不知又带了什么好东西。”
观察员瞟了瞟堆在房间角落的杂物:“这些家伙,不把那些东西搬走,又带东西回来,工作间都快堆成一座山了,若是被委员发现,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“他们也是没办法,想赚点外快,但又不能把这些东西藏到其他地方,要是被巡视员发现,后果就更糟糕,工作都会保不了。”程序员说。
“我管不了这些多,这次一定要让他们把这些东西搬走。”观察员走到门口,徘徊着步子,“每次出去采集,他们总是偷偷捡些东西回来,说是古董,但到底是什么,能在黑市上卖几个钱,谁都不知道。我们犯不着为这些东西铤而走险!”
程序员死死盯着监控视频,想看一看采集员们从车上搬下来的是什么。他希望这次能是个大家伙,上次那个大家伙——巨型金丝楠乌木,可卖了个好价钱,居然上了八位数,他们几人平分了那笔巨款,乐了好长一段时间。所以,他知道万州人才网,观察员嘴上那么说,心里可巴不得采集员能多弄点好东西回来。
观察员等不及了,终于将腿迈出了大门。程序员一见,立即起身,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。两人表面假装淡定,却是快速走向采集员的车。每次他们都是这么急不可耐。
记录员对此报以冷笑,摇了摇头,继续回到工作上。他觉得这次自愿者测试还有一大进步,是观察员和程序员都没注意到的,那就是使用者口述的日记。虚拟环境让使用者内心变得尤为复杂,这不是在现实环境中能体验到的,由此,他自问,是否在以前的年代,科技还不发达的时候,人们处理事情就是用的这么复杂的心思吊炕?而如今,智能机器代替人类做了太多的事,一切问题都由繁变简,由杂变纯,人类各方面,包括认知、情绪、思维等,都变得单一,是否就失去了生活的乐趣与刺激,以及爱的能力?
带着这些问题,他重新戴上耳机,点开廖医生的日记,继续播放倾听。在他看来,记录员的工作不仅是记录“虚拟环境”器的功效和使用者的表现,也需要记录使用者的心理变化和特征,因为他们需要了解,机器怎样才能与人体由外至内地融合,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促使虚拟环境与使用者无缝对接。
“2079年3月20日,晴,国内朝山州,泛彝族区。今天,我终于见到了阿衣金洛,可没想到见面时,竟是她父亲逝世时,我和秦昊正好赶上了葬礼。彝族的葬礼还保留着传统的民族特色,秦昊很庆幸能遇上秒客网,不停地拍照,要把难得一见的场面统统记录下来,而我却无心观赏,整个葬礼过程,都只专注于阿衣金洛,她憔悴不堪的模样,令我的心隐隐作痛,于是我下定决心,再也不离开她……另外,她父亲的病状,让我奇怪。最近见到的病人,都让我为自己的医术感到担忧。我以为靠已知的医学能够解决现有的所有疾病,看来并非如此,我把现代的医学技术想象得过于乐观。带着种种疑问,我们找到了毕摩,可他抛出的答案,让我更加困惑,而更惊诧的是,他告诉我们,他们地区的彝族人,竟是由巴基斯塔古老人种达罗毗荼人发展而来,这让我感觉太不可思议!我无法想象,阿衣金洛的祖先来自于千年前且千里之外的地方,我对他们所穿越的时空感到惊异。这一晚,我躺在这片彝族的土地上,倍感奇妙。”
“2079年4月11日,阴,国内邺治县。这里是七星桥所在的三市五县中的一座县城,处于北纬30度。若不是廖教授说起,我并不知北纬30度是地球一条神奇的纬线美国刺客,在这片区域中,会存在那么多匪夷所思的奇谜。对于寻找七星桥,我本身并未抱多大希望,只当是毕摩的戏言,但阿衣金洛很当一回事,她竭尽全力地捕捉任何可捕捉的信息,最终倒像是我陪着她去寻找,而非她陪我了。她的这一状态,其实我是了解的,她莫非是想通过这事,暂时忘掉病痛的烦恼,可怎么真能忘掉?这些天,与她东奔西走,我都默默观察她灵异咒,除了观察她的病状,更多的是观察她的情绪,在这一观察中,我深知自己对她的爱意。在加瓦部落的那几天,包括后来回到廖家大宅,我都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,可随着与她相处,随着对她的照料,我确信对她的爱,已超越了爱我自身。我怜惜这个女孩,甚至愿意用自己生命去交换她的生命,但我实际能做的,只是没日没夜地研究病毒,希望能早日找到解救她的良药。在寻找七星桥的这些日子,我时常问自己,为什么我会到这里,一开始我是无解的,后来我才醒悟,那是因为我要拯救阿衣金洛,她是我的宿命。”
“2079年4月28日,大雨,国内逹弥市斗智情缘。我在考古现场附近的医院里,已连续做了两周的实验,随着阿衣金洛病情加重,‘豆芽’日渐成熟,我每日取样后比对,再运用基因芯片技术搭桥过河,对这些病菌的毒力、毒素、耐药基因及潜在的毒力基因进行全面分析,获得了更多病原方面的信息,更为全面地掌握了病原微生物的特征。原来,这种能滋生出‘豆芽’的病菌楯山文乃,是霍乱弧菌的一种变异,它不同于我们已知的那两种生物型:古典生物型和埃尔托生物型。它比它们的传染性更隐蔽,适应力要弱一些,对人体基因很挑剔,更满足于寄生在阿衣金洛那样的彝族人血液里。所以,我之前的猜测没错,阿衣金洛是在加瓦部落感染了病毒,而后秦昊寄来的青铜器也证明了这点,因为我在青铜器附着的泥土里,发现了病原体,它们在没接触人体前,沉睡得那么安静,像待在子宫里的胎儿。但随着实验的进展,我又发现,病原体和阿衣金洛体内的病菌还存在着差异,‘豆芽’病菌的适应力并不弱,它在悄悄地因人而变。我便联想着,在乃普莫山低温的环境里,埋藏在地底的病菌,沉睡了上千年,在偶然接触人体后,它被唤醒了,开始生长。本来它们生长是缓慢的,不足以立即致人死亡,那一屋子生病的加瓦人——他们除了铅中毒,主要还是被染上了病毒,但他们存活了很长一段时间,可当我带着一行人到了那里后,我们现代文明人身上携带的细菌,促使那些病菌迅速生长起来,加快了病毒传播速度和致人死亡速度。所以,即使加瓦部落不被外族部落入侵,他们也注定了消亡,因为真正入侵他们的,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椎名观月!
这让我想起了16世纪,美洲居住着400万到500万的原住民,欧洲人到来后,他们大多数都在几十年间死去,最直接的原因不是欧洲人的枪炮,而是他们所带去的瘟疫玄天邪尊。在哥伦布第一次美洲之旅后,欧洲人的疾病开始在新大陆蔓延。腮腺炎、麻疹、天花、霍乱、淋病和黄热病等,这些早已被欧洲人适应的疾病对印第安人来说却极具杀伤力,在此之前,美洲长期与欧亚非大陆隔离,印第安人与那些疾病是完全隔绝的,他们的免疫系统对此毫无抵抗力。因此,阿兹特克人等中美洲原住民,即使拥有欧洲人攻不破的城墙,但仍被外来的瘟疫打败。后来,有历史学家说,那是‘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’。对照这样的历史事件,我想到自己贸然闯入加瓦部落,其实也是对他们的一种‘屠杀’。到此云阳仙境,我已是万分后悔郑佑根,因为这样看来,是我把阿衣金洛一步步推向了深渊。如果不是我建议去乃普莫山,不因好奇去偷看加瓦部落的树祭,不急于寻找青铜器的秘密,都不会这么快将她推向死亡。都说好奇害死猫,而我的好奇心,将害死我最心爱的女孩。”
日记到这儿,记录员听见里面传来一串咽呜的哭声,像是从黑灯瞎火的墓地传出的鬼啼一样杨树人家,令他脊背发凉,汗毛倒立。
他刚要关掉日记,可听见廖医生又说“鉴于这是最后一篇日记,我还想说一件事。”他便迟疑了一下,继续听了下去。
廖医生停止哭泣,用一种呆滞的腔调说着:“前日,我感到身体不适,为自己做了体检,发现体内被寄生了病毒,但我的病毒不同于阿衣金洛的病毒,却是她病毒的变异,这就说明,那病毒适应力极强,传染性也是极强的,它在逐步适应这个世界,而从它变异的速度来看,我推断它还想占领这个世界。目前,我还没找到治疗、控制、预防这种病毒的办法,也不敢把事情告诉任何人,因为我很了解我的同行,一旦他们知道,很快就会测算出,这种病毒引发的瘟疫是极大规模的,而且会在某一年达到顶峰,它足以摧毁又一个地球文明。此刻,我不得不赞同廖教授的观点,人类文明的遗迹,是可以证明人类发展的周期性的。因为我觉得,未来某年的毁灭性灾难,类似于他在这次考古中发现的那个文明灾难,在历史的长河里,它们一定具有某种联系,在时间的节点上,它们一定是呈周期性而爆发。如此一想,之前所有困扰我的谜题都迎刃而解了。当然,在到瘟疫爆发的那一年,也许医学技术发展迅速,会遏制住那些加速变异的病毒,也许到那时就不至于历史重演,可现在,我对阿衣金洛是无能为力了,就像当初对自己家人一样无能为力。我唯一的希望,便是她能毫无痛苦地在自己怀里睡去,等到她走后,我再把病毒传染的事公布于众。作为医生,我是甘愿当作实验品的,但阿衣金洛不能,所以如今,我还必须对此保密,我还需要待在阿衣金洛身旁,静悄悄地等待喀喇昆仑山脉后的日出,再次升起。”
日记就此终止,记录员一时没从其中抽离,望着前方的虚拟房间,出神地想着什么,直到观察员、程序员和采集员们从外面走进来,才打断他的思绪。
他拔下耳机,神情有些恍惚,见其他人把收集到的物品抬进来,一一堆放到角落里。
其中一个采集员掀开角落的遮盖布,一边堆放新物品,一边说:“这次去孟加拉国采集信息,搞到的这批陶瓷,可比上次去巴基斯坦挖到的青铜器完整多了。那些青铜器都有损坏,而这些陶瓷,你们看看,都是完好的,肯定会卖个好价钱。”
当他把手里的陶瓷晃悠着给记录员看时,记录员这才发现,角落里堆放着一些青铜器,平日它们被盖住,并未引起他的注意,但他在听了廖医生的日记后,觉得那些青铜器在灰暗的角落里,变得尤为醒目。
不知为何,他的眼皮跳动了一下。
他没有迎合采集员的话,只是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,仿佛掉入了廖医生提起的噩梦——在弥漫着腐臭味的城市里,街上看不到任何人类,只有长得茂盛的杂草。每到深夜,智能机器人就赶着运尸车出来,“咕隆咕隆”的车轮声,是那么的诡异。他们把尸体运到各处的埋尸坑,机械地处理覆压了百层的尸体。在他们冰冷的面容下,是大量热数据在他们体内涌动。他们在窃窃私语,在用人类探测不到的信息交流,交流如何让瘟疫持续,如何引发饥荒和战争,如何使人类的文明崩溃,尽快进入到他们的新文明……
全文完
扫码关注谷臻故事工场


空间站
科幻故事
摆脱思维引力
投稿邮箱:kehuankongjianzhan@126.com
来稿请注明是否首发和联系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