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穿越之大民国你常去的那家胡同咖啡馆,阳光还会洒满窗吗?-每日咖啡资讯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4-07-18 分类:全部文章

你常去的那家胡同咖啡馆扛板归 ,郭文韬阳光还会洒满窗吗?-每日咖啡资讯


■■■
2017年北京的胡同经历了一个“多事之春”。整治“开墙打洞”改变了胡同的形态,拆除、封门、勒令停业…北京最适宜逛胡同的春天虽已到来,但胡同小店的寒冬却提前降临。
我们不去评论封堵政策的利弊,只想记录下这些“被整改”的对象,以便有一天胡同被水泥灰封堵得面目全非之时,我们还可以凭借这份名单,怀念从前悠闲的咖啡厅,以及里面有趣的人们。
?
芳野咖啡
“他们把我们埋了,却不知道我们是种子。”
开业仅一年多的芳野咖啡被划归入违建,按规定要被拆除。这个曾经有花、有咖啡的小店龙丹奶粉,现已荡然无存。

曾经的芳野
曾经的芳野有一面临街的大窗口可以推开,夏天吹着微热的风宁雏,坐在窗边喝一杯冰咖啡,是交道口北三条里最惬意的享受。这家咖啡厅属于一对夫妻徽网论坛,老板“付老师”除了在吧台里制作美味的咖啡,也会在后面的库房里烘豆子,甚至还提供家庭制式的甜品。能为客人奉上美味的咖啡、能有更多邻居喜欢自己的咖啡厅,是老板的愿望,而如今的愿望也只能止步于愿望了。

被拆除的芳野
经历过拆迁前的大火、违建拆除之后,芳野的花香、咖啡香也只能存在于回忆里了。虽然遗憾,但也无可奈何,用朋友致敬咖啡人的话纪念芳野——“他们把我们埋了,却不知道我们是种子。”我相信芳野还会再次飘着咖啡香回归的!
?
Analog Coffee
“店如老板,酷到骨子里中华整木网。”
从原始咖啡到Analog,这家南锣支巷里的咖啡厅就像另一个“只只”(咖啡厅主人),酷到骨子里。工业风的装修、水泥灰的墙面、木质的桌椅、工业范儿的吊灯,从店里传出来的绝不会是甜腻的法国香颂,一定是硬派的摇滚乐,以及传统的古典乐,或者是“只只”正在听的《蒋勋讲红楼》。对,就是这么随心情而定!


这里的咖啡也是主人审美挑选的结果,意式和手冲你想喝什么都可以,不会踩雷!然而这样一家极具个人风格的咖啡厅最近也无奈关门了。


曾经南锣里躲清静的去处没有了西安虎家,只剩下人口迁徙一般的游客大军;想要回归咖啡本身的Analog没有了,只剩下南锣游客人手一杯的糖精饮料。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机会再听到“只只”放的摇滚乐,听她激动的跟你说,穿越之大民国“你听听这段,特别牛逼!”
?
Oasis Coffee
“故宫角楼下再也没有‘段老板’的咖啡了。”
曾经故宫角楼下喝咖啡的惬意享受,也随着整改的推进而消失。Oasis Coffee曾经是帝都景致最好的咖啡厅之一,可以远眺到故宫角楼。不少来过的客人都会边喝咖啡边给眼前的角楼拍一张最美夕阳照,然而,这样“此景只在帝都有”的享受也在近期结束了。

“段老板”的Oasis其实更像是一家咖啡工作室,从选生豆、烘豆子、杯测,再到制作咖啡出品,每一步都是“段老板”亲自把控,就是为了保证每一杯咖啡都是好味道的莫大欢喜。这样严格的品控才让Oasis成为了故宫周边唯一一家可以放心享受咖啡的去处。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沙漠里行走,终于发现了绿洲一般。

坐在窗边望着故宫的护城河和角楼,喝着“段老板”的咖啡,有时候会有错觉,这样的小馆子也可以和恢弘的故宫一样留存百年。但是错觉终究是错觉,很遗憾以后的故宫角楼下再也没有“段老板”的咖啡了。
?
Metal Hands
“想要拉动机械臂咖啡机,还需少侠好臂力。”
五道营一店硬汉咖啡厅,门口的一台老古董就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机器,“丁老师”特别淘换来的机械臂咖啡机素诗汇 ,没有电机驱动,全靠人工的拉力和机械的压力实现咖啡的萃取,说起来特别的Old School,老范儿的同时还透着那么一股硬气,毕竟要想拉动拉杆还需少侠有好臂力啊!

从五道营的一个狭长的小店,到交道口一间宽敞的二店,再到即将开张的三店,“丁老师”的硬汉咖啡厅越开越起劲,机械手也一直坚定有力的执着于做杯好咖啡。

然而二店也难逃这次的整改,落地窗冬天才飘过雪,夏天就要被封回墙壁了。虽然没有了阳光的眷顾,但是起码咖啡厅保住了。

如果真爱咖啡还是可以来二店坐坐,店里最有名的饮品,也是姑娘们的最爱——就是Dirty了,热浓缩浇上冰牛奶,看着牛奶一点点沉入咖啡中,像艺术家做画一般的随意自如,抓紧时间拍上两张美照,再慢慢享受咖啡香浓、视觉与味觉的双重享受瘦到死。
?
意咖多
“喝着咖啡,听闻胡同里的家长里短。”
这间红砖咖啡厅算得上北京的老店了,从最开始的红咖啡到后来的意咖多第九朵云,咖啡一直是老板“老赵”孜孜不倦的追求。

如果有人问起北京营业最晚的咖啡厅,那意咖多肯定算一个了。从早11点到晚23点,除了咖啡,“老赵”还准备了精酿啤酒天晴依泰。白天坐在台阶上的长椅上喝杯“老赵”的手冲,听闻着台阶之下胡同里的家长里短、人来车往,感觉时间就在这个具有工业复古感的小馆子里静止了。

晚上赖着不想走,就喝几瓶精酿,口味浓淡皆宜,都是老板亲自挑选的。喝到微醺有了困意,起身告别。胡同里的消磨时间,有这样一家小店就够了。

不过很遗憾,这些微醺的记忆也只能是记忆了,意咖多已经停业。以后想喝“老赵”的手冲明天幼稚集团,想听他在吧台里聊咖啡,聊他心爱的猫咪只能去隔壁的红咖啡了。嗯还好,红咖啡还在高丽良。